4001608090
当前位置:首页 > 常见问题 > 立刷行业资讯>
立刷来说说: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影响及应对

来源: 作者: 时间:2020-04-03 15:42:40

26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呼吁各国加强宏观政策协调,联手加大宏观政策对冲力度,防止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峰会联合声明表示,G20国家正在向全球经济注入超过5万亿美元,降低此次大流行病对经济和社会造成的损害,恢复全球增长。本文对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影响和应对进行了分析。


一、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衰退压力加大

新冠疫情全球蔓延,速度快、烈度高。截至3月30日,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超过61万人,覆盖全球约200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死亡超过3.3万人,欧洲、美国相继成为疫情新“震中”,美国、意大利确诊人数已超过中国。目前看,全球疫情将持续蔓延,扩散的速度和烈度都将超出此前预期。

新冠疫情对实体经济冲击加剧,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直接冲击消费和服务业,破坏总需求。疫情直接导致商铺关闭、公共活动停止,对消费和服务业造成重创。全球经济中服务业占比68%,欧美国家服务业占比更高,面临的冲击和损失可能更大。一些影响已现端倪。波音公司等暂停了部分工厂生产,万豪酒店等宣布高管降薪、安排部分员工休假。

二是生产经营停滞,破坏总供给。疫情已经覆盖几乎全部全球价值链重要节点,欧美受疫情冲击严重的地区已陆续出台停止必需品以外一切经济活动的严格防疫措施。涉及人员接触的生产活动被迫停止,限制人员流动将使商务活动难以开展。疫情冲击会经由全球价值链向全链条所有国家传导,全球经济活动面临停滞的风险。

三是就业压力快速上升。疫情冲击下,生产经营活动的停滞对劳动力市场产生直接影响。国际劳工组织3月18日预测,此次疫情恐导致全球2500万人失业,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多出300万。美国26日公布的前一周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达到328.3万人,有统计数据以来首次突破70万人,也远超金融危机时期最高的66.7万人。

四是市场预期恶化。主要经济体PMI大幅跳水。3月,美国制造业和服务业PMI初值分别仅有49.2和39.1,日本分别为44.8和32.7,英国分别为48和35.7,欧元区综合PMI初值31.4,均位于50枯荣线之下。

随着疫情冲击加剧,国际组织和市场机构分三轮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测。第一轮是今年2月底,当时普遍认为疫情只会对中国产生短期冲击,对全球经济影响有限。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月22日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仍有3.2%,仅比1月预测下调0.1个百分点。第二轮是3月初,疫情开始全球蔓延,全球增速预测普遍降至1%左右。经合组织(OECD)3月2日预测在1.5%-2.4%之间,国际金融协会(IIF)3月5日预测1%。第三轮是随着全球疫情大爆发,普遍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IMF表示,2020年全球经济负增长,程度可能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IIF3月23日将今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测值从1%下调为-1.5%。

二、金融市场剧烈震荡

金融市场一度陷入恐慌,风险资产和一些避险资产均遭到抛售。3月9日-21日,美国、加拿大、巴西、韩国、印度、印尼、泰国、科威特等国股市多次熔断。2月21日-3月23日,美国道琼斯指数下跌35.9%,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巴西等国的股指均下跌40%左右。市场恐慌之下,不仅股票等风险资产价格大幅下跌,黄金等传统避险资产亦遭到抛售。

市场流动性压力加大,美元荒再现。美元指数从3月9日的94.6迅速上涨到3月20日的103,8个交易日内的涨幅高达8.9%。欧元、日元、英镑分别对美元大幅贬值6.3%、8.0%和12.0%。人民币对美元贬值2.4%,在主要货币中表现最好。为缓解美元流动性的紧张,美联储不仅加强了与欧央行等5家央行现有的货币互换,还重启了与9家央行的美元互换。

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压力加剧,债务压力攀升。疫情不确定性、油价暴跌及金融市场动荡的冲击下,新兴经济体疫情爆发以来资本流出达到创纪录的830亿美元。一些重债国偿债压力大增,还本付息面临困难。目前已有近80个成员国请求IMF援助。IMF宣布约1万亿美元可用于支持各国应对疫情,包括融资支持、中期贷款和中期借贷便利、通过防灾救济基金免除最不发达国家的债务等。世界银行也宣布了14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世界银行和IMF还于3月25日联合呼吁,官方双边债权人对于请求债务延期的最贫困国家暂停偿债要求。

过去一段时间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根源在于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冲击,以及金融市场对疫情的准备不足,出现了恐慌情绪。随着发达经济体稳定市场的政策陆续出台、效果逐步显现,目前金融市场情绪缓和,出现回升。但在疫情对实体经济冲击加剧的背景下,金融市场信心尚不稳固,一些消息面的冲击仍可能触发市场震荡。需要警惕的是,当前全球金融体系存在一些风险隐患。一是发达国家股市高位运行多年,资产估值面临大幅调整的压力。二是全球流动性总量充裕、结构性短缺,市场恐慌下,局部的流动性紧张可能引发跨市场的风险传染。三是企业部门债务水平较高,疫情冲击下,银行不良资产和企业债券违约可能上升。

三、各国货币、财政政策双管齐下,但前期效果不及预期

货币政策响应快、力度大。3月3日至26日,全球约40家央行共降息超过50次。美联储“暴力”降息150个基点,重回“零利率”并推出无限量的量化宽松,欧、日、英等央行纷纷大幅加码宽松。各央行还普遍加大了流动性支持力度,推出各种定向支持工具。特别是美联储出台了一系列融资支持工具,既重启了一级交易商信贷工具(PDCF)、商业票据融资工具(CPFF)、定期资产支持证券贷款(TALF)等2008年危机时救助工具,又推出了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流动性便利(MMLF)等2008年工具的升级版,还新增了一级市场公司信贷融资(PMCCF)和二级市场公司信贷融资(SMCCF)等工具。

主要国家财政政策响应速度和力度不及货币政策。美国囿于总统选举和两党之争,在财政救助方案上难以取得共识,3月6日和18日,分别推出的救助方案仅有83亿和1000亿美元,而第三轮规模2.2万亿美元的救助方案一波三折,直至3月27日才正式出台。欧盟财政争论耗时久、效率低。直至3月23日,欧元区各国财长才同意临时放松《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关于“财政赤字不超过GDP的3%、公共债务率不高于60%”的约束,增大财政政策灵活性。目前,欧委会已推出的疫情应对基金总规模为370亿欧元,欧盟各成员国推出的财政支持约占GDP的2%。此外,一部分经济体政府债务较高,财政空间有限,出台大力度财政政策存在难度。

前期一些国家宏观政策稳定市场效果不及预期。可能的原因一是最大的市场不确定性是疫情蔓延和防控,响应快、力度大的货币政策无法直接作用于疫情防控,稳定市场信心需要更有力度的疫情防控和财政政策。二是美联储高频率密集出台政策,令市场应接不暇,政策效果未能充分显现。三是在恐慌的情绪下,市场对央行力度较大的政策举措存在悲观的解读,恶化市场对前景的判断。

目前看,G20等主要国家已经加大了疫情防控措施和宏观政策的力度,积极对冲疫情对社会、经济和金融的影响。随着发达经济体在疫情冲击面前逐步站稳脚跟,近日金融市场已逐步回升。部分发展中国家可能受限于医疗卫生设施条件,疫情防控能力不足,同时抵御经济下行和金融市场波动的能力也相对弱,面临挑战更加严峻,需要国际社会加大关注和支持。

需要注意的是,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将此次疫情冲击与“大萧条”相比较的观点,这些判断过于悲观,但也提醒各国当局对极小概率情形出现的风险应保持警惕,各方应加强合作,共同应对。一般认为,大萧条的独特特征包括:经济衰退持续超过18个月,GDP下降超过10%,失业率高达25%以上等。百年来公认的大萧条只有1929-1933年一次,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大衰退”,但并未达到“大萧条”的标准。一些机构认为,此次全球经济短期衰退程度可能将超过2008年,但持续时间、产出下降和失业攀升的幅度能否达到“大萧条”的标准尚待观察:在各国当局携手合作、共同抗疫,有效控制疫情并托底全球经济的情况下,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仍主要是短期的、可控的;但如果疫情发展持续失控,实体经济恶化叠加潜在金融风险的爆发,不能排除出现“大萧条”的可能。国际社会应充分警惕经济衰退风险和系统性金融风险,各方应加强合作,共同应对。

以上是立刷为大家收集的资料,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113136506 yiipos 4001608090 kf@yimaipay.com www.yimaipay.com

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码上有惊喜 了解最新优惠政策
4001608090